海枣苗农房淑霞是怎样战胜各种自然灾害的?(二)

浏览次数: 日期:2012年3月15日 18:55

多次经历台风、暴雨、水淹、干旱、虫灾打击的海枣苗农房淑霞漫谈自己抗击各种自然灾害的经验与体会。

当我经历了1999年10月14日的超强台风后,生产和生活都受到了很大的打击,房子坏掉了要找人修理,却迟迟找不到修理的师傅,因为超强台风摧毁的民房太多,大家都急于灾后重建,师傅们总是先为自己亲人和朋友修理,我在漳浦无亲无友,只好与工人一起搞来塑料薄膜和彩条编织布,盖到房顶上,暂时起到遮风挡雨的作用,然后就全力以赴的投入到抗灾自救工作之中。我们首先从清理苗圃的枯枝败叶做起。在清理苗圃的过程中,我发现所有棕榈科的花卉苗木都很抗台风,原因是棕榈科的植物树杆弹性好,树叶柔软又有弹性,台风向那边刮,树叶就向那边摆,叶片随风而动就不会折断,而那些宁折不弯的乔木则损失惨重,轻者枝条折断,重者被连根拔起,那些叶片柔软多汁的观叶植物和观花的草本植物更是不堪台风的打击,台风过后就直接变成垃圾。经历了超强台风,我决定以后只生产和经营能抗台风的棕榈科植物。于是在生产自救的过程中,我淘汰了草本花和观叶植物,台风后残留的乔木品种我打算亏本处理,以后不再种植。此后我就把抢救和养护棕榈科的品种放在重点,我一遍又一遍的喷杀菌剂,以防受伤的叶片染病,一遍又一遍的施肥,希望受伤的花苗尽快恢复生机。艰苦奋战两个月后,我的房子修好了,我和工人的生活都恢复了正常,经历过台风摧残的花苗经过我们的精心养护,也已逐渐恢复了往日的生机。就在我暗暗庆幸自己又一次渡过了生产和生活危机,可以好好休息一下的时候,另一场更大的自然灾害又靠近了我。

在1999年12月21日的那一天,风和日丽,阳光明媚,中午时分,漳浦和漳州电视台都在天气预报中特别提醒广大农民和市民,当天夜里会有霜冻,其实每年的冬至前后多多少少都会下一些薄霜,过去对我的花苗的影响都很轻微,但是,为了保险起见,我还是在当天下午组织工人准备柴草放在许多地方,晚上10点就开始烧烟火防霜。原以为自己的防霜工作做的很好,加上据一些科技资料介绍棕榈植物的耐寒性还可以,所以心不惊胆也不颤的度过了这个夜晚。第二天一觉睡到七点半,忽然听到工头大喊;老板,老板快来看,我还以为又有什么东西被小偷偷了,就不慌不忙的起了床,打开门往外一看,整个苗圃和周围的满山遍野都是白茫茫一片,这种景象是北方的景象,怎么会出现在我的眼前?我惊呆了。我问工人这么大的霜会不会把苗冻死,我们该怎么办呢?工头说,可以通过喷水来减轻霜冻造成的危害,当我们打算喷水的时候又发现所有的水管都冻住了。我看了看盆子里的水已经结了5--6毫米厚的冰,温度计显示的是零下2度,已经超出了许多棕榈植物的抗冻能力,我无计可施,只好一面等待霜的融化,一面在书上寻找霜后的补救措施。到了上午九点钟的时后,霜逐渐融化,每个苗的叶片就像被开水烫过的一样,到了下午的时候,经过几个小时的风吹日晒,被霜打过的花苗的叶片变成了黑褐色并且都卷了起来,远远看去像是被火烧过一样。我看到花苗霜冻后的悲惨景象,心如刀绞,难过的说不出话来,工人问我怎么办?我说死马当作活马医,尽人事,听天命。先统统喷一次杀菌剂再说。由于这次霜冻来的太突然、太猛烈,对我的精神打击太大,我整整一天吃不下一口饭,晚上整整一个晚上也睡不着觉。第二天早上起来一开门,眼前又是白茫茫一片,而且比前一天的霜更厚,这次我是彻底崩溃了,只觉得头重脚轻,眼冒金花,躺在床上睡不着也醒不来。这样不死不活的躺了三天,渴了,喝几口凉水;饿了,啃几口干的方便面。我觉得我活得不如一个乞丐,乞丐没有资产也没有外债,只要考虑下一顿饭在那里吃和晚上去哪里睡的问题。而我几年的心血白费了,还背上了二十多万元的外债。外债的来源是,广东中山的苗农冯植华种植了二十多万株国王椰子,不好销,就问我要不要,而且价格可以便宜,货款可以一年后逐渐付清。那里会想到苗刚运来,还没有开始销售,就被霜冻死了。到了第四天上午,工头在外边大声喊,老板,老板,有几个工人要走怎么办?听到工头的喊声,我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一下子坐了起来,打开门,让工人到客厅说话。我对工人说,我这几天病了,今天好了一些,打算让工头陪我到整个苗圃转一遍,看看霜冻后的苗到底是死是活,损失究竟有多少。就在此时,当时的漳浦县领导钟禄贵和几位领导同志来看望我,鼓励我说,要振作精神,克服困难,总结经验教训,从头再来。我是一个非常坚强的人,我轻易不会掉眼泪,我一直认为掉眼泪是一种软弱无能和丧失人格的表现。我是一个特别爱面子的人,无论我平时遇到多大的挫折我都不会对别人说,对自己的亲人和亲友我更是报喜不报忧。我只向别人展示自己阳光灿烂的一面,不让别人看到自己落魄和无奈,我也不想让任何人为我操心劳神,我也不肯接受别人的帮助,因为欠钱好还,欠人情难还。再说,我一般只做自己有能力做的事情,绝不做超过自己能力的事,从来没想过会有我房淑霞翻不过去的山,趟不过去的河,我从小就有个外号叫做“万事不求人”。所以,那天突然被县领导看到了我所遭遇到灾难和面临的困难,好像身上的伤疤被人家看到了,感到既屈辱又尴尬。但是,听了领导宽心和鼓励的话,我还是非常感动,眼泪不由自主的往外流,我对几位领导说,你们放心,不用为我担心,我一定会重新爬起来的。人真是一种奇怪的动物,只要心态调整好了,身体状态就好了,人做事就有了精神。那天中午,我让工人给我做了一大碗手工面条,饱饱的吃了一顿,又泡了一壶茶从从容容的喝了起来。下午我与工头走遍了54亩苗圃的每一块土地。当我走到距离场部最远的那块地时,我惊奇地的发现,那块地上种植的加拿利海枣,在一片片枯黄的杂草中显得格外的青翠,格外的精神。那几年我整天都忙于引进和养护自以为比较新颖又名贵的品种,1999年10月14日的台风过后,也只忙着优先抢救那些名贵的新品种,对加拿利海枣都没有花心思管理,苗里的草都没有清理。没有想到恰恰是加拿利海枣又一次在危难中拯救了我。考察了我的苗圃我又到许多同行花友的苗圃去考察。我看了从漳浦到漳州50公里的花卉长廊,国道两边的花草树木一样的焦黄,几乎看不到一点绿色,然后我又去漳州的百花村去考察。考察的结果是所有的露地种植的花卉苗木都遭受到严重的霜冻,连几十年树龄的荔枝树都冻死很多。我尚且还有十几万株海枣苗可帮助我起死回生,而大部分的同行花友都要从零开始。1999年连续遭遇两次的严重的自然灾害,我元气大伤,心力交瘁,我以后该怎么办呢,会不会还有什么灾难在等我?(未完待续)

所属类别: 房淑霞杂谈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