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亲房怀玺

浏览次数: 日期:2012年3月15日 19:10

我的父亲房怀玺

作者;房淑霞

 

 

 

 

 

 

我的父亲房怀玺,一个老共产党员,退休前是陕西黄龙县的党校校长。他从少年时期就追随中国共产党,为党工作、为党坐牢。文化大革命期间又被打成牛鬼蛇神被关押、被批判。文化革命后,组织给他平了反,之后,他默默无闻的在黄龙县这个艰苦、贫穷的山区小县工作了一辈子。

我的父亲是一个党的理论水平很高,工作能力也很强的人。他一辈子坚持每天为党工作、每天看党的报纸、每天听党的声音,一举一动都按党的要求去办。许多早年和他一起工作的老同志、老战友都当了省、市和中央领导,而他却像是被党遗忘了一样,一直是个小小的党校校长,但是他对党的忠诚和对党的热爱却终生不变,他一辈子无怨无悔的听党话、跟党走,他的喜怒哀乐总是随着党的命运在变,直到他弥留之际,还在问我非典控制住了没有?伊拉克局势怎么样?农民的麦子长的好不好?

我常常半开玩笑半认真的对父亲说,你对中国共产党这么热爱、这么忠诚,那中国共产党认识你吗?党知道还有你这么一个忠诚的党员在为他们工作吗?

我也常常问父亲你一辈子追随中国共产党究竟图个什么?你没有参加革命的时候,家里还有140多亩地,有牛有羊。你跟党一辈子,反而落了个房无一间,地无一垄,一辈子省吃俭用没有进过餐馆,到了80岁的时候所有的存款只有3万元,家里的所有财产也只有一个电视、两个柜子、两张床、其他的家当加在一起不值1000元。 我父亲生前工作艰苦曲折,多次被组织冤屈误解,精神受到许多创伤。令人欣慰的是,在我父亲临终前,他的组织给他预付了的住院费,他的领导多次来看望他,都令我父亲深受感动,我父亲去世后,他的组织和领导批准给他的遗体覆盖上了党旗,并且给他举办了遗体告别仪式,父亲若地下有知,一定含笑九泉。

我父亲得了肺癌,我们全家人都不肯告诉他真实的病况,就骗他说,他得的是疑难杂症,父亲着急的说,赶快让医生查明病因,如果是癌症,就不要治疗了,治也治不好,千万不要浪费公家的钱。

我父亲常常教导我们说,我们国家人口多,底子薄,你们几个有工作的要好好工作,没有工作的要想办法自谋生路,自己养活自己,不要给政府增加负担、不要给政府添麻烦。国家的领导人就像我们的大家长,要管好每一个子女很不容易,你们管好自己就是在为党和国家做贡献。

虽然我对父亲的追求和父亲的信仰不理解,但是,我尊重他的选择,尽量照着他的要求去做。

父亲是一个爱党、爱国家、爱工作胜过爱钱、爱家的人。只要党信任他,给他工作干,他就会感受到极大的幸福和满足。到了退休的时候,我父亲写了他的回忆录,算是他对党组织的最后一份思想.工作及生活汇报,也是他给我们兄弟姐妹四人留下的唯一的遗产。

父亲本来希望在他的有生之年,我们能够把他的回忆录复印几十份,交给组织领导和一些熟悉的老同志、老战友,可是,由于我们忙于工作的工作,忙于赚钱的赚钱,把这件事情淡忘了。现在,父亲已经去世好几年了,父亲回忆录中的同志和战友,我们也不认识,也不知道他们是否还活着,他终生的精神支柱党组织事情也很多很忙,我也不知道要交给谁看,所有,我特意在自己的个人网站里,给我的父亲留了一个位置,专门存放我父亲的回忆录和生前写的一些感想、感言。但愿,我父亲的党组织和他的各位领导、同志、战友,能够看见并接受这样一个老共产党员最后的思想和工作汇报;也但愿我的子孙后代能够像我的父亲房怀玺一样,继续热爱和拥护中国共产党,认认真真的做事,踏踏实实的做人;但愿我的子孙后代里能再出一位优秀的共产党员,像我父亲一样,听党话,跟党走,全心全意的为人民服务,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

以下是我父亲的回忆录和对人生的感想、感言。

所属类别: 房怀玺专栏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