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母亲徐芳英

浏览次数: 日期:2012年3月15日 18:53

作者;房淑霞

今天,是我的母亲去世后的百天祭日,由于路途遥远,不能去坟前祭拜,特写此文,表达自己的怀念之情。

母亲生于1922年,2010年3月7日因心脏病去世,享年88岁。

母亲的娘家在陕西黄陵仓村乡上常村。母亲自幼家境贫寒。在我母亲15岁时外婆家为了换几斗粮食将母亲嫁给家道殷实、时年只有14岁的父亲。母亲一嫁入婆家,就开始了人生的各种劳作。由于母亲的娘家人常来婆家蹭饭,所以常常被婆家人看不起。所幸父亲对母亲很好,经常教母亲读书写字,加上母亲聪明好学,进步很快。母亲后来不仅能读书看报,写信记账,还能辅导我的小学一年级的课程。母亲一辈子操持家务,服侍丈夫,养育子女,不厌其烦、无怨无悔。

母亲的一生可用四个字来概括,那就是勤劳和节俭。母亲的勤劳不是一般的勤劳,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勤劳。每天母亲只要一睁开眼睛,就里里外外的忙,白天从来没见她休息过。我晚上醒来时还常常看到她在煤油灯下给我们缝衣服。母亲的节俭也不是一般的节俭,也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节俭,没钱时节俭,有钱也节俭,对别人节俭,对自己更节俭。

母亲能干也能吃,饭量极大,每次看母亲狂吃猛喝的样都很担心她的胃怎么承受得了,每次看母亲吃饭哥哥和父亲都会不由自主的劝母亲少吃点、吃慢点。母亲能吃,吃饭就是她人生的一种最重要的享受,但是,家里的好东西总也舍不得自己吃,别人爱吃的她总说她不爱吃,别人不爱吃的她就永远说那就是她最爱吃的。母亲一辈子只吃面条、馒头、米汤和各种凉拌生菜。

母亲一辈子最慷慨、最大方的地方就是舍得出力气,肯干活,而且是走到哪里干到哪里,到了谁家就是谁家的免费保姆,母亲所到之处无不受到热烈欢迎。母亲一旦去走亲戚,总是被亲戚一再挽留,母亲似乎也很享受这种被人需要被人挽留的感觉。

母亲一辈子为了子女为了家,虽然吃了很多苦,受了不少累,但心态和心情一直很好,从不怨天尤人。我从来没有听见母亲抱怨过生活艰苦,活路繁重。

母亲没有上过学,文化不高,但很懂得自强、自立和自爱。她总对我说,人只要肯干活就会有饭吃,只要有饭吃、有活干、有地方住、身体没毛病,就是活的好。母亲给我的最重要的人生格言就是,不要白吃白喝别人的东西,吃人家的嘴软,拿人家的手短;借人平平一碗还人堆堆一盆。在母亲的言传身教下,我也早早的学会了自强、自立和自尊:我也像学会了像母亲一样勤恳做事,诚恳待人;永远以积极乐观的心态面对工作、面对生活;我也和母亲一样认为,人,活着,有饭吃,有活干,有地方住,就是人生的幸福。母亲的一生是艰苦的一生,劳累的一生,也是幸福的一生。母亲服侍了父亲一辈子,父亲对我母亲也很关心和爱护,尤其是在父亲退休以后,又开始反过来服侍我的母亲。我们兄弟姐妹四人对父亲母亲都很孝顺,尤其是哥哥嫂子对父亲母亲最为孝顺。我嫂子本身身体不好,但对我的父母亲关心的无微不至,从吃饭穿衣,到吃药就医都是我嫂子在操心劳神。没有我的哥哥嫂子,我母亲可能早就走了好几次。我母亲人生的最后几年,我姐姐天天守候在母亲的身边,为母亲洗衣做饭,端水送药。而我对父母亲的最大贡献就是提供医药费。

母亲虽然一生劳累但是命大福大。母亲在50多岁时就得了心脏病,并被医生判了死刑。随后这三十多年又先后多次得过高血压、糖尿病、抑郁症、肾衰竭等大病,很多次死了逃生。2006年的一天,我84岁的母亲急病住进了陕西省大荔县医院,当班医生诊断说,我母亲的肾脏衰竭,心脏也衰竭,肾脏要换,心脏里面要安装一个支架。面对这么多来势凶猛的急病,我们兄弟姐妹四个都慌了手脚,而我勇敢坚强的母亲则坚定的认为她自己的病没有医生说的那么严重,坚持要等他最信赖的医生来检查确诊,而且她坚持只要她信赖的医生为他治病。

我母亲和我的父亲十多年来只信赖一个医生,不论他们得了什么病,都是只找那一个医生看。说来也奇怪,我发现,每次我母亲或者我父亲住医院,只要那位医生给他们摸摸脉、量量体温、听听呼吸,安慰几句,他们的病似乎就好了一半,疗效似乎胜过打针吃药。由于我的父母亲对这位医生有了依赖性,在他们心目中这位医生就是他们心中的保护神,为了随时有病随时就能够得到赵旭医生的诊疗,我们专门为父母亲在大荔县租了一套房子。

我父母亲最信赖的医生就是大荔县县医院的主治大夫赵旭。赵旭大夫是一位非常优秀的心血管方面的专家,临床经验非常丰富,赵大夫医术高,医德好,总是给病人实施最有效又最经济的治疗方案。赵大夫不仅医术高而且为人很谦和,面对病人总是显得那么慈祥那么沉稳、那么轻言细语。我母亲在他的诊疗下一次次的死里逃生,2006年我的母亲又一次明智的坚决的选择了赵旭作他的主治大夫,结果又一次死里逃生,而且既没安装心脏支架也没有换肾脏,只住了几天院,只花了几千元钱。随后我的母亲又健健康康的活了四年。

今年的3月7日,我母亲的那颗损坏多年的心脏再也跳不动了。母亲走的很快也很安详。母亲去世后,我们兄弟姐妹四人将母亲的遗体和父亲的骨灰一起送回陕西黄陵仓村乡房寨子村的祖墓里。人生最好的归宿就是落叶归根,我们让父母亲在外地飘荡一生的灵魂能够回到家乡回的爷爷奶奶的身旁,也算是尽尽作子女的最后的心意。

今天,我在怀念母亲的同时也同时想到了多次抢救过我父亲母亲生命的优秀医务工作者赵旭先生。在此我代表我的父亲母亲及我的全家感谢赵旭大夫多年来对我父母亲的精心治疗和精神方面的关心与慰藉。祝赵旭大夫身体健康,万事如意,好人一生平安。

我的父亲母亲的合影

 

 

 

我的父亲80岁母亲81岁时在我苗圃的合影

 

 

我的父亲母亲和我及我的女儿武专、儿子武政在陕西黄龙县老干局门口的合影。

所属类别: 房淑霞杂谈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